▍ 佳作赏析

会员佳作|画一轮明月

画一轮明月

作者:杨心睿(成都市新都区新都一中)    

HF1.png

一笔夜空,一笔庭院,一棵老树,一轮明月高悬。他低着头,认真地画着画着。同桌的佳佳蹭过来,“你在画什么呀?”  

“你看,这是我家院子。”   

“干嘛在树上画那么大的月亮?一点儿也不好看!”佳佳不耐烦打断他的话。   

“不是,我想明月那么大,树上很快就会结满月饼,中秋节,我和奶奶,噢!还有爸爸妈妈,就可以一起吃啦!”他格外兴奋地解释。   

“你又骗人,我才不信呢!树上才不会长月饼,你爸爸妈妈早不要你了!”佳佳背过身去。   

他充满神采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眼角无声地滑下两行泪……   

“奶奶,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他们从来没回来看过我。”他抬起头认真地问。    

奶奶放下手中的针线,“亮子,不要听别人胡说,你爸妈再过半月就回来了,他们从大城市来,还要给你带新衣服呢!”   

“真的?”他几乎快跳起来。     

明月抿嘴一笑,成了一弯上弦月,四野一片宁静,亮子心里那颗期待的种子,正在悄悄发芽……   

HF2.png

“亮子,快写作业啊!写完了把地扫扫,屋里好好拾掇拾掇,一会儿你爸妈就到了。”   

“好嘞!”亮子在院里石桌上写起作业。月光如水,倾泻一院。他抬起头看月亮,发现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眼泪滴答滴答落在石桌上,溅起圈圈水晕,光影里是那年的中秋,爸妈温和的笑脸,凉子突然觉得自己好想他们,好想他们。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把沉思里的亮子吓了一跳,他飞快起身冲向门边,忽然想起什么,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开了门。两个衣着简朴的男女站在门外。   

“你是——你是亮子!”   

“爸,妈!”亮子跑上前紧紧抱着他们。  

“来,快进屋,进屋慢慢说”。奶奶从厨房里迎出来,满脸笑意。    

宽大的石桌上一盘米饼正冒着热气,香味儿飘了一屋。奶奶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有些手足无措。  

“妈,妈……”男人突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女人摸遍全身,从贴身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票递给老人:“妈,我们……唉!”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泪水涟涟而下。  

“妈,您别哭,亮子不要新衣裳了。”  

“亮子!”女人一把拉过亮子紧紧抱在怀里,喉咙哽咽,说不出一句话来。  

“厂里已经拖欠了我们三年多工钱,这下老板一跑,啥也没啦!还落下一身的病痛……妈,亮子,我对不起你们。”男人的手狠狠拽扯着自己的头发,满脸的皱纹里尽是风霜的味道,“亮子,你看,读书也富不了家,爸这里还有一点钱,你拿了出去混混,想法子补贴一下家里吧!”   

亮子一下怔住了,他抬头仰望天空,明月还在,只是好像光辉在渐渐黯淡下来。亮子接过钱,那几张轻若无物的纸票,却像一块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奶奶叹了口气,在石凳上坐下来,目光空洞地望着堂屋里的神龛。“亮子,你也算半个大人了,去吧,去吧!”奶奶挥挥手,转过身去低声抽泣。   

庭院里月华如水,桌上的米饼余温还未散尽,点点热气在空中袅袅上升。只是头顶的明月不知何时瘦成了一叶孤舟,在浩瀚宇宙中飘着,荡着……   

HF3.png

不,不是,没有院子,没有老树,没有明月,也没有奶奶和爸妈。远处一片车水马龙,霓虹闪烁,他坐在巷子里的石阶上仰望天空,一轮明月高悬,光辉笼罩他一身。他捡起一根小木棍,在地上画起明月。一笔夜空,一笔庭院,一棵老树,一轮明月高悬。有顽皮的孩子在一旁向他扔石块儿,亮子悲悯地笑笑:“快回去上学,好好读书将来才会有好前程。”   

孩子们一阵哄笑着跑开,他望着那轮明月,失声痛哭了起来,餐馆里辱骂他的老板,嘲讽他的厨子,虐待他的领班,轻视他的工友突然间成了一片空白,街头灯火已渐阑珊,一轮明月依旧高悬,月光落入僻静的小巷,洒在石阶前,亮子伸出手,妄图抓住一丝光辉。清幽的月光里,爸妈在朝他微笑,奶奶紧紧抱着他,哼着他小时候最爱听的歌谣:月光光,照院堂,家在圆月里,游子归故乡……   

画一轮明月高悬,画一棵老树窗前,画一方庭院欢声,画一家幸福团圆。   

......  

彼时,在“天伦”集团老总的办公桌上,放着这样一幅唯美的图标,那是上周新征集来的商标图案,这一幅与集团发展战略如此吻合的图标,价值人民币10万元,在农村,足够一个家庭过上小康的日子,足够一个孩子从小学到大学,所有的费用。

HF4.png

作者简介

杨心睿,女,汉族,生于2003年11月,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人,系四川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读于成都市新都区新都一中实验学校2018级3班,从小爱好文学、写作,作品曾获省、州、县多种奖项。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