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佳作赏析

学生作品|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作者:杜思佚(成都市石室中学高二10班)

HH6.png


  哲学家罗素曾说过:“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以前我不太懂这句话的含义,总觉得幸福就是大人们口中说的“考一个好的高中,读一个名牌大学,毕业之后找一个体面的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就这样度过一生。”

后来在表姐身上,我渐渐读懂了罗素这句话的含义。

表姐比我大10岁,从小到大,她都是弟弟妹妹们学习的榜样。每逢家族聚会,长辈们都会说:“你们要向姐姐学习,长大了做个像她一样有出息的人。”

表姐很有出息地考上了我们市最好的高中,然后又很有出息地考到了北京的名牌大学,表姐一直就是典型的那种“别人家的优秀孩子”形象。当所有人都以为,表姐会继续这样有出息地下去时,她却做了一件很“没出息”的事情。表姐大学毕业后,拒绝了北京一家很好企业的工作机会,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老家,租了一个门面,做起了自己的手工品牌店。

家里没有一个人支持表姐的想法,因为大家都觉得,像表姐这样的优秀大学生就应该留在北京进大企业做一个成功的白领,再不济去省城做个教师也行,怎么能窝在老家,像个木匠一样地没出息,姑姑发动家里的亲戚都去说服表姐不要放弃那些“体面的”工作。

但表姐却不以为然,她耐起性子给大家解释,现在国家鼓励大学生自主创业,她是在开创自己的事业,她说她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实现梦想。

可是没有人明白表姐口中说的“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是什么意思,就像不明白表姐每天夜里在白纸上涂涂画画些什么一样。

《孤独无声》这本书的封面上,写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终其一生,就是为了摆脱他人对我们的期待。”我想,那时的表姐一定是这样。她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所以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所有人都期待她能站在她城市的写字楼里谈笑风生的时候;但她却觉得钢筋水泥只会禁锢自己的梦想。没有人支持表姐,也没有人能理解表姐。

“再过几年,大家都会理解我的。”这是那时表姐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虽然我也不太明白表姐话里的意思,但看到表姐坚定的目光,我就坚信她一定能成功。任何一种生活,都能找到热爱它的理由,上天也一定会悄悄犒赏那些热爱生活的人。

然而现实的寒冬从来不会因为梦想的到来,而终止它抵达人间的脚步。因为缺乏经验和市场洞察,表姐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不到半年就黄了。

我永远记得姑姑拿着一堆木头玩偶,一边扔在表姐面前,一边一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给你说了几百次你不听。北京好好的工作,你说不要就不要,现在好了,工作没了就算了,还把自己的本钱都赔进去了。你看看别人家的xx不是进了大企业,就是考了公务员。你以后打算靠这些木头来养活自己...”。

不善言语的姑父也生气地说:“既然要回老家折腾,你读那么多书做什么?”

表姐没有争辩,默默地捡起被姑姑仍在地上的玩偶,小心翼翼地擦干净,走进房间。

我清晰地记得表姐用颤颤巍巍地声音说了句:“再过几年,你们就不会这样对我了。”那声音很小,但是很有力量。

爸爸妈妈在家讨论表姐也很多,总的观点还是不支持表姐的做法。不知为什么,自以为理解表姐的我也有些为表姐担心了。

以后的故事,似乎没有太多可讲诉的。表姐的木工店持续了两年终于撑不住了。姑姑看女儿工作上没有什么着落,便开始寻思着给她找个好人家,至少把婚姻的面子给维系过去。

但固执的表姐又一次让姑妈失望了。不管亲戚怎么动员,表姐就是纹丝不动。大家都给她说,谁家条件挺好,以后嫁过去一定可以享清福;或者那个男孩老实本分,一定是个好丈夫。但表姐却坚持好的爱情,是心动,是喜欢,而不是门户。

不管大家怎么游说,表姐还是一门心思扑在自己的梦想上。把手工玩偶贱卖了,然后又找朋友借了点钱,开始捯饬起了皮革。

HH7.png

秋去冬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表姐为了一个设计稿,挑灯夜战了多少回;也没有人知道她为了一个订单,低声下去地和客户说了多少句对不起。大家能看到的是,表姐桌面上堆积的图纸越来越厚,她往皮革厂跑的次数越来越多。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和爸妈去姑姑家做客。再次看到表姐,她已经把头发剪短了,穿着高跟鞋,毛呢大衣配套裙,一副干练的模样。

酒过三巡,茶余饭后,大家聊起了表姐的皮具店。以前都是满脸愁容的姑姑,这次笑着说道:“现在她生意可好了,一个人忙活不过来,让我和她爸一起给她帮忙,还要给我们开工资勒。”

表姐说,这只是她梦想的第一步,她希望能把自己的品牌店壮大,这样就可以雇佣街坊邻居到她那里做事,帮助大家就业。

我问表姐,你这样做累吗?表姐笑着说,累,但是很幸福。

“妹妹,我悄悄告诉你,我第一次见客户,就遇到一个爱喝酒的主。我没有办法,只有喝几口,就去厕所吐掉,回来接着喝。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我的胃像是被火烧了一样难受。我躺在床上那一刻,我眼泪就流出来,但不是因为难过,而是觉得自己的梦想终于走进现实。”表姐把我拉在一旁,小声地说道。

表姐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没有丝毫的难过,反而是笑着。柴静说过一句话,“那些让你深夜痛哭的事情,终有一天,会让你笑着讲出来。”

那晚,我和表姐聊了很多,也终于理解表姐,为什么要给自己的人生选择那么艰难的路:“以前我以为,大学毕业找一份光鲜亮丽的工作就算是功德圆满,但后来我才知道,人生有限,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的人觉得在大城市打拼,多年以后,挤进一家大公司做高管就是成功;有的人觉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买车买房,就是最好的生活;但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想要,我想要的人生就是现在这样,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表姐在说这句话时,眼神很坚定,就像当年她对我说,以后大家就会理解我时,一样的坚定。

表姐告诉我她刚刚回到老家时也曾犹豫,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方式是不是自己最想要的,但是有一点她很肯定,她在老家做设计工作比呆在北京大公司更快乐。

表姐坦诚的告诉我虽然现在自己的手工艺店已经初步规模,但未来的路还很难很难,她也保不准自己哪天会在哪里再栽上一个跟头,然后再次万劫不复。

表姐带我参观了她的工作室,不大的房间里到处都是厚厚的设计图草稿和成堆的设计模型,其中的一个手工艺品很别致,上面绣着三行字:

如果你想做一株草,那就以草的模样匍匐泥土;

如果你想做一棵树,那就以树的姿态仰望星空;

如果你想做一朵花,那就以花的样子朝向阳光。

表姐感怀的说:“这三行字我最喜欢。就如荷塘里的小青蛙,肯定不知道江河鱼虾的快乐;江河里的小鱼虾,肯定不知道汪洋里鲸鱼的自由。人生短短三万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注定是无法重来的一生,为什么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认真又任性地活一次。”

那晚离开的时候,表姐又回到了工作室内继续加班,我从窗外偷瞄了表姐,台灯下写写画画的表姐好像整个人都发着光一样。 

HH8.jpg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